开袋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开袋机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陈兴动不能用周期性措施解决结构性问题

发布时间:2021-01-21 15:47:36 阅读: 来源:开袋机厂家

陈兴动:不能用周期性措施解决结构性问题

面对今年以来中国经济的波动,市场众说纷纭,法国巴黎银行亚洲证券首席经济学家陈兴动是经济学家中较为乐观的一位。他在接受《第一财经日报》专访时称,中国GDP的潜在增长率出现了变化,而目前宏观经济受到了结构性的制约,不能用周期性的办法解决问题。不过他相信,在改革目标逐步实现后,中国经济将出现高质量的增长。  正视潜在增长率下降

第一财经日报:你能不能用一句话来概括一下现在中国的宏观经济形势?  陈兴动:我觉得这一句话就是,现在中国经济增长正经历一个过渡期,目前宏观经济增长的时速受到了结构性的制约,所以不能用周期性的办法来解决目前的经济增长问题。  日报:具体而言呢?  陈兴动:具体来说,从2007年中国经济增速达到高峰之后,中国GDP的潜在增长率出现了一个根本性改变,就是从过去超过10%的增长,降到了只有6%到8%之间的增长。这个潜在增长率下降没有被有关方面及时充分认识到,一直到2012年都认为更多是周期性的,所以当时采取宏观应对政策,觉得可以把经济重新拉回到8%以上的增长,经济增长的目标也始终定在8%。  这个政策确实有用,我们前几年一直到2012年经济增长都得到了很强力的拉动,但后果却导致经济结构出现了进一步恶化,制造业出现了产能过剩,房地产出现了泡沫。  到2012年以后,经济增长逐步在“跳舞”了,一个季度上去,一个季度下来,然后出现了一个很有意思的现象:2012年、2013年和2014年的一季度增长都是很平均的,如果把这些季度增长年化后,我们发现经济增长就在6%左右。但是在2012年和2013年,经济增长都是7.7%,这1.7个百分点的差距都是被政策拉起来的。  到今年,这些政策对经济的刺激作用仍旧有效,但是它能持续的时间就非常短了。比如今年二季度开始刺激政策,以为二季度的经济增长能够持续下去,没想到7月、8月就出问题了,8月份的经济增长速度一下从7月的9%跌到6.9%。  这意味着,现在的政策失去了持续性,只要不再定更强的政策,经济就增长不下去了。说明现在的经济增长,真真正正遇到了结构性难题。我们原来推动经济高速增长的动力都没有了,比如出口、投资、地方政府等。  今年到目前为止,我觉得决策层已经完完全全意识到这个问题了,今年年初定的7.5%的经济增长目标太高了,也不现实。  改革处于向好过程  日报:那你觉得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会推出什么样的货币政策?  陈兴动:现在到年底剩下时间不多,如果现在再采取大规模的政策,等经济的有效性出来,也起不到什么作用。另外,我觉得经济遇到的是结构性制约,既然是结构性制约,政府对经济增长拉动的力量能做的事情就比较少,只能通过结构性改革才能把经济产能拉上来。  我觉得人民银行今年以来做得很不容易。人民银行今年以来遵循的目标有三个,一个是管控通胀,第二是控制金融风险,第三是为宏观经济增长创造合适的货币条件,实际上都是为稳定宏观经济增长创造合适的货币条件。按这样去判断,我觉得人民银行今年做得相当不错了。尽管有很多地方可挑的,包括市场有很多的预期,像降息、降低存款准备金率。现在这种情况下肯定不能这么做,主要是因为要考虑的因素太多,而且现在的有效性肯定不如以前。宏观政策的有效性肯定不如三四年以前,这是不用怀疑的,因为经济的制约性不是宏观政策本身,而是结构性的。  日报:那你对今明两年的主要经济数据怎么看?对经济增长是持乐观态度还是悲观态度呢?  陈兴动:我对今年GDP增长预测是7.3%。我不认为今年就业会有问题,今年服务业发展得不错,服务业带动了劳动力就业。  至于明年的情况,我认为政府明年一定会把经济增长的目标定低。如果还要继续这样高的经济增长,不排除一个可能,那就是政府明年不把它叫做经济增长目标,而叫做政府预期2015年经济增长的区间是多少,比如口径上不再说7%左右,而可能说明年增长经济在6.5%到7.5%。  对于明年经济增速,我目前的预期是6.8%。通缩明年会继续存在,但是通缩的水平可能会比今年稍微低一些。就业仍然不会是问题。改革会加速,特别是城镇化的改革,人的城镇化的改革也会加速。  悲观与乐观取决于你的预期,如果你认为现在的经济潜在增长率已经降了,加上目前中国处于转型过程,改革也处在一个向好的过程,我觉得6.8%的预期也算乐观的,因为我预期2016年以后,中国的经济增长可能比6.8%还要低一些。这样也能为下一轮的GDP增长提供高质量增长,环境保护、财务的收入分配都会改进,生活更加和谐。新一届领导人也是抱有信心的,他们现在所做的,是带着中国走向一条正确的道路。  应该把经济增长目标调下来  日报:短期内中国经济的利空因素是什么?这对资本市场的影响会很大吗?  陈兴动:短期来看,现在市场是对中国看空,主要是对中国目前经济增速下降持有一种悲观的态度。悲观态度的原因主要是现在市场对中国经济增长的预期太高,这并不是市场的原因,而是因为政府把经济增长目标定得太高。  未来我觉得应该把经济增长的目标调下来,调到一个基于潜在增长的预期,基于有质量的增长的基础上得到的预期。哪怕是经济增长速度掉下来,可能掉到7%以下也并不会发生金融风险。中国金融的抗风险能力,再加上中国政治结构的特殊性,不至于导致金融风险的爆发。市场需要把这些因素消化掉,就有可能从负面情绪转向正面。  市场对中国现在经济增速下滑所承受的风险看得很高,认为中国的金融体系太过脆弱,这样的话市场在发生一些变动时,就开始很悲观,特别是外部看上去很悲观。这种悲观在目前的经济增长过程当中,可能在一定程度上被验证,或者被强化。比如说现在的投资增长下滑、国民增长投资下滑、房地产的放慢增长,再加上金融业内出现信贷的萎缩,都会强化债务违约的风险,所以市场在经历一个调整的过程。  这种悲观情绪确实会对资本市场有一定的影响,目前市场上的悲观力量可能会稍稍高过乐观的力量,这样市场就处在承压的过程中。但是如果相比较周边国家,中国经济不是那么糟糕,这样的话信心会逐渐开始回升。所以到年底以前,市场总体情况我觉得应该是向上的力量稍稍强一些。

莎普爱思滴眼液

莎普爱思滴眼液

莎普爱思滴眼液

莎普爱思滴眼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