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袋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开袋机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油改能否锻造中国话语权0-【zixun】

发布时间:2021-10-12 17:33:36 阅读: 来源:开袋机厂家

油改能否锻造中国话语权

引题:原油、成品油进口放开,不单是广大民企争取自身应有权益,也不只是主管部门构建市场公平环境,更是一个以推进石油管理体制改革为核心的路线图,最终将实现中国在国际石油领域话语权

中国页岩气网讯:从2004年12月中国全面放开国内成品油零售市场、全国工商业联合会石油业商会揭开“盖头”,到2005年4月时任发改委能源局局长徐锭明欲给民企“话语权”、三大石油“作梗”石油体制改革会流产,再到2013年10月国家能源局下发炼油企业进口征求意见稿、商务部举行成品油企业资质座谈会,打破石油垄断的破冰之旅,风雨兼程了十三个春秋。

一直推进石油改革的工商联石油业商会常务会长齐放,曾提出了“藏油于民”等睿智主张,长期呼吁打破石油垄断的天则所专家高岩教授,刚主持了石油业商会推动的“石油体制改革方案”,一文一武两人对未来石油领域发展趋向作了一个基本判断:“三中全会”后,中国石油改革目标与政策已步入落实的关键期,从垄断走向竞合发展之路将开启。

政策制定宜粗不宜细

上周,国家发改委召开了一个专题会,主题是进一步落实国务院83号文件精神,促进进出口稳增长、调结构,而与之相关的放开原油进口也在议题之中。

此举表明掌管政策制定大权的主管部门,赶在“三中全会”前,对石油管理体制的改革开始进行实质性的研究。

今年9月,李克强总理主持召开了国务院常务会议,专门听取民间投资政策落实情况第三方评估汇报,研究部署有效落实引导民间投资激发活力健康发展的措施。

在此次国务院常务会议召开前,全国工商联委托天则所起草的《石油体质改革方案》正式完成,并受到中央高层的高度重视,被业界视为触发主管部委作出改革“动作”的导火索。

“触发改革动作,是综合因素所致,我们不敢贪功。”高岩对记者说,“中央新一届领导独具慧眼,有毅力推进改革并要有所突破,寄予了一个理论性的石油改革框架和措施,而全国工商联及石油商会更起了推动作用。”

当下,主管部委已完成原油进口权放开初步草案的制定。根据《炼油企业进口原油使用资质条件(征求意见稿)》,对获得进口权企业作了相应标准的规定,包括规模、环保、安全、质量、配套等指标。

据了解,对原油加工主要指标涉及炼油装置,规定主要炼油装置实际一次加工能力不低于500万吨/年,二次加工能力不低于300万吨/年,三次加工能力不低于400万吨/年。

中化弘润是山东实力不菲的炼油企业,身为这家企业统帅的董总,对《征求意见稿》提出的准入标准也咋舌。业界普遍认为,把三次加工能力的条件考虑在内,山东地炼企业几乎都被挡在门外。

准入门槛太高

在商务部的征求意见座谈会上,与会者看到了成品油(汽油、柴油)非国营贸易进口企业资质申请条件、申报材料和申请程序的草案。这其中包括:注册资本不低于8000万元人民币;有近2年燃料油进口或其他成品油进口业绩,或年度成品油经营量不低于10万吨。

“中国提升市场经济地位,进一步放开成品油市场,国有、民营、外资要在同一个起跑线上。制定准入标准,要考虑作为弱势民企的实际现状。”出席会的唐山渤海石油化工有限公司总经理刘景华对记者说。

一直处于一个垄断打压下,加上一些限制性政策尚未废除,多数民营企业无法靠自身拓展,难以符合资质中规定的条件;少数有资质的民营企业将成品油又无法运进来,资质形同虚设。

对两部委“草案”,齐放有自己的见地:“进口准入‘门槛’不是高不高的问题,而是本身就不应设置‘门槛’。作为第一大石油进口国,接近60%的对外依存度,最大隐患在于石油资源供应不畅的风险,怎么能自己限制自己?就好像缺吃少穿,却要限制种粮织布一样。”

手握市场放开大权的官员,并非不懂得这些道理,只是心存纠结,政策一步到位,大家纷纷到国外进口,就此抬高油价并引发混乱,对中国石油市场形成不利的态势。

石油放开是一个利益博弈之旅。有内部人士告诉记者,每逢商议石油改革时,两大石油巨头便频频“放话”,吓唬政府部门:“市场放开可以,但要一视同仁。发生油荒时,不能光让央企担责任、尽义务。”

对石油进口会出现像铁矿石境遇的论调,高岩指出这是一个伪命题。因为铁矿石与成品油是两个不同的市场格局。至于实施配额制来管制市场,高岩以中化集团去年获批1000万吨原油进口配额而至今尚未用掉一半的实例,予以反驳。

历史会以惊人相似的一幕重演。当年,原国家经贸委整合地炼企业,有160多家小炼油厂在100万吨以下。为了达标便扩大产能。如今70%产能闲置的山东地炼,此次为了符合准入标准,企业势必再次提高产能。

放开原油、成品油进口,打破石油行业垄断,推动石油管理体制改革,业内专家与广大民企普遍认同,相关政策制定宜粗不宜细,并要作到“既恪守市场准则,又结合现实情况,还尊重历史实际。”

民企大整合蓄势待发

中国石油大学教授董秀成指出,三中全会确定中国改革总体基调后,国内石油领域改革必将有大动作跟上,石油市场三足鼎力的原有格局,将会产生较大的改变。

作为三足鼎立中最弱势的一方,广大民营企业将采取怎样的攻略?

进口一旦放开,山东地炼无疑将成为最大的受益者。“我们可有粮吃了,但并不是好粮,由此选择合作的方式不再单一,与两大石油继续保持代加工的同时,亦可独立开拓终端市场。”东营一位地炼老总如是说。

高岩分析认为,对山东地炼,继续傍大客户,条件会比以前较大改善,在短期内收益或许提高。然而,一旦大客户放手,必死无疑。到那时,开拓下游的战略规划已晚。

值得一提的是,早在2009年6月,齐放率领河北成品油批发企业前往山东,与利津、神驰、中海化等8家地炼企业进行深入协商,并首次以河北工商联石油业商会名誉与东富海炼厂达成团购协议。

由一个较大规模炼厂牵头,与一群成品油批发和零售企业对接,先建立一种紧密、长期的油料供销合作,进而以资本为纽带,实现股权的置换,锻造一个中下游的联合体。齐放当年架构的战略远景与目标,有望在当下被实现。

跨地区的石油中下游整合,仓储和物流领域亦是热点。

辽宁盘锦兴隆石化实业开发有限公司董事长张顺杰,这位在石油行业摸爬滚打三十载的“东北王”,当下正在牵头打造一个国际石油化工产品交易集散区项目,而早在2007年他曾牵头80多家民营企业“打包”卖给国外公司。

盘锦港是东三省最近的出海口,有30万吨码头和25万吨的航道,海岸线长达39公里。“目前,政府部门已规划58平方公里作为项目园区,这是落实辽宁省沿海经济带开发战略的重要步骤。”张顺杰告诉记者。

目前,100万吨的原油储库、100万吨的成品储油储库以及30万吨的精细化工,正在筹划与运作中。而浙江、广东两地一些实力不菲的企业,与兴隆石化正在对接中,准备构建批发、零售、物流、仓储一体化的石油板块。

同区域同领域的石油整合,亦将成为未来发展趋向。

江苏是一个用油、产油大省,民营石油化工具有一定的优势。身为江苏省工商联石油商会会长梁金达登高望远,联袂其它几个商会副会长,设计了一个迅速形成规模效应的方案。

记者了解到,始于一年前的这一方案,目前已初见端倪。南京蓝燕石化储运实业有限公司、南通川东石油公司等4家企业,整合后的资产总规模达到70亿元以上,拥有110万吨油库和130多座加油站,拥有海上和江边7座码头。

“民营石油区域航母的凸显,既反映了未雨绸缪的战略思路,又体现了内生动力的整体激发。一旦市场放开,形成区域组合和区位优势,这是市场化的必然趋势”学者型的企业家钱其连强调说。

乘雷欲上九霄。随着市场进一步放开,民营石油新一轮大规模的整合与重组即将到来。从未有过的市场整体成长性,势必吸引业外更大的资本步入,并加速整个民营石油企业裂变。

业内人士至今未忘记,当年工商联石油商会创始人龚家龙,不顾当时民营石油整体发展状况,打造中国首家民营石油联合企业——长联石油控股有限公司。对它后来的夭折,高岩以“不能审时度势”给了定论。

可以预见,从民营石油区域航母到民营石油全国航母,在中国横空出世已为时不远。伴随之,大陆民企石油圈亦将告别没有像台湾王永庆那样大企业家的缺憾。

构建话语权还有多远

当下,放开原油、成品油进口,这是中国石油市场化必然要走的重要而关键的一步。

长久以来,一些政策制定部门和一些手握政策大权官员,在探寻和商议石油体制改革时,总习惯性或不自觉的认为,打破市场垄断,这更多的在于解决民企生存,将央企享有权利也赋予民企。

在当年全国工商联石油商会“危难”中挑起大梁的张跃先生,从出任会长以来,一直与他的副会长团队共推中国石油业的整体发展。他以为,不能从表面或狭义去解读民企的作为。

不容置疑,彻底放开的市场必然融入国际石油市场,多主体和多元化的进出渠道,原油和成品油的有进有出,石油价格自行上涨与下降,自由刺激供给与抑制需求,这是中国构建国际话语权地位的奠基石。

构建国际话语权,国内成品油市场现行定价更要改变。董秀成把原油、成品油进口放开视为离中国成品油定价机制彻底改革仅一步之遥。“让市场决定价格,这是三中全会推进经济改革的主导思想。”

应该看到,经过2008年和2013年两次重大改革,中国成品油市场已实现和国际市场油价间接接轨,对国际油价的变化更为敏感,油品价格调整更为常态化,价格只升不降更有改观。市场投机囤货大为减少。

当前世界经济尚处于复苏之中,为中国实施定价机制改革提供难得良机。钱其连一直在研究国际石油市场走势。从他的分析报告中可清楚地知道,在去年一段时期内,从新加坡直购成品油并加上运费、税费等支出,到国内不足7000/吨,而同期国内93汽油在9550元/吨左右。

当下,国内石油期货交易的缺失和不完善,不仅制约未来以中国原油为标准产品的市场价格机制的底层操作,更影响当下中国在国际石油话语权上进取。这是一个不争的事实。

长期以来,中国原油资源被政府统一配置。由于原油不能在社会上自由流通,中国从未形成过真正意义的原油市场。“只有石油现货交易,如同人缺了一条腿,站不起来。”钱其连形象地说。

2006年8月18日,上海石油交易所挂牌运营,这是第一家主要交易石油现货的场内机构。一年后,大连和北京相继成立另外两家石油交易所。受制于石油被两大巨头掌控的格局,三家总是无货可期。

可喜的是,今年8月2日,厦门石油交易中心正式推出93#汽油现货挂牌议价交易。三年前,全国工商联石油业商会执行会长、海澳集团董事长郑金泉联袂泰地集团、海投集团,共同投建了这家中心。

近日又从江苏传来消息,一家石油交易所将在年底前挂牌。“随着市场放开,石油交易所无货可期的尴尬将不再。目前在亚洲尚未有一个成功的原油期货市场,对国内整体组合,与日韩战略构架,形成一个商贸合作的大平台,由此打破东北亚地区油价普高的瓶颈,这是一个新命题。”高岩指出。

构建中国石油话语权,石油战略储备更是不可或缺。

从2004年,中国正式规划建设国家石油战略储备基地。按照国家石油战略储备规划,2020年三期石油储备工程完成,国家石油储备能力提升到约8500万吨,相当于90天的石油净进口量。

众所周知,每当国际油价高企或超过底线时,美国政府总要以动用战略石油储备为由,对国际油价进行平抑,不失为最有效的手段。目前,在战略石油储备中,日本为最强达到169天,美国次之达到150多天。

一直非常低调的国家石油储备中心主任杨良松,从上任以来,一直在推进中国石油储备战略,并顶住来自各方的压力,在2011年率先向民企张开怀抱,有6家民企最终首批进入国家石油战略储备。此后,广大民企无缘再入。

目前,占国内成品油批发企业总数30%以上的民企,旗下油库加起来不是一个小数字,不能够充分发挥应有作用,与中国石油储备乃至整体战略有悖。

责编:王亭亭

软件加速器用哪个

款多功能海外加速器和实用有趣的海外网站推荐

轻蜂加速器vs网易uu手机加速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