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袋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开袋机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浮世收藏躺着把钱挣了_[#第一枪]

发布时间:2021-06-07 16:21:30 阅读: 来源:开袋机厂家

从来不研究字画的80后黄靖买画,天津画家白庚延的《黄河咆哮》,半个月的时间,从十多万本金到三十多万,赚了两倍。这还不算多的。

北京保利2010春季艺术品拍卖会现场,座无虚席,买家云集

自天津文化产权交易所(简称文交所)2011年1月底面世以来,首推了含《黄河咆哮》在内的8支艺术股票,价格一路狂飙,不到两个月时间,翻了17倍。游资的追逐下,白庚延的画作迅速超越了齐白石的价格。

黄靖生于1986,职业炒家。搞股票6年,期货3年,还玩贵金属,他深信自己“从来不会看走眼”。搞收藏?至少在黄靖听得天津文交所之前,什么苏黄米蔡五大名窑,离这个年代的年轻人们实在遥远。

黄靖研究白庚延的画。当然,这跟笔墨的遒劲和题材无关,而全然立于社会经济逻辑上:“首先,这个人刚死不久,升值快;第二,名气小,市场上他的画少;第三,天津本地画家,至少能保证是真画;第四,他们之间肯定有裙带关系。”

不需要懂艺术,只需要看懂K线图。他果断地砸出十多万,在6元价位买进了01股《黄河咆哮》,在18.5元的高位陆续抛出,狠捞了一笔。

“这叫击鼓传花。”黄靖说。

“躺着把钱挣了”?

关心二流的画家画的一流的作品,五流的价格——“躺着把钱挣了”。

西方业界有句流行语,3D推动收藏业:Divorce,Debt,Death。但在中国,旧时文人骚客对收藏的钟情越来越边缘了,文化学者吴树如是评价21世纪的全新收藏格局:没有藏家,只有上家和下家。

在吴树看来,资本如洪水猛兽,冲撞着传统的收藏市场。有民间数据统计,全民收藏年代,保守估计九千万中国人搞收藏。“95%的人冲着赚钱去了”,吴树说。

艺术经纪人刘平,60年代人,大学时代他是美学爱好者,读朱光潜和宗白华,“后来发现艺术能挣钱,还能挣大钱,趋利就战胜了喜好”。现在,小康的他赋闲中,有时逛画廊、参加拍卖会,研究近现代国画,按照他的投资“215战略”——关心二流的画家画的一流的作品,五流的价格——“躺着把钱挣了”。

“买艺术品就像开工厂一样,买100件艺术品,就跟雇了100个工人一样,还不用监工,不用五险一金,10年以后,你会发现他们给你挖出了一座金山。”刘平说。

这时代四处弥漫着收藏翻身的神话:两个整版猴票换一套上海徐家汇的两居室;一个住着京郊别墅的大老板靠潘家园摆地摊起家;一张上好品相的1962年版“背绿”水印两毛币,目前卖到6万元每张,这是20年前,你拿着两毛钱背着小书包蹦蹦跳跳地去小卖部买光明雪糕时无论如何想象不到的。

收藏界的崛起,或者说膨胀,从2003年开始。SARS时期的短暂压抑后,中国的股市、房市、收藏,都大踏步向前进了。

刘平还记得SARS以后的第一个春天,2004年嘉德春拍,他惊异于拍卖场的人满为患。以前转来转去都是寥寥熟脸,无非画廊老板和藏友一类,现在大部分是生面孔。以前图录都是免费发放,“后来居然卖起钱来了”。拍卖行的门槛越来越高,头些年竞拍的进场费5000元,这两年涨到了大拍20万,小拍10万。佣金也涨,2011年开初,保利拍卖行把原本10%的中介费提高到15%。

随着山西煤老板、江浙炒房团、香港老板和台湾老板等等屡屡远征欧美,国际拍卖场上的中国购买力成了世界NO.1,近年的天价成交,如2.3亿元的《鬼谷子下山》,5.5亿元的清乾隆粉彩镂空转心瓶,莫不是中国买家一举拿下。尽管中间掺杂了传统意义上收藏家们的忧心忡忡,牛市的呼声仍旧一浪高过一浪,掀动着涌入收藏界的资本狂飙上涨。

马未都,靠上个世纪“捡漏”在北京开了新中国首家私人博物馆,也是中国最早参与拍卖的第一批人,如今“膨胀的市场里全是膨胀的人”,拍卖行的委托电话总是打不进去,“压根儿买不着东西”。今年春拍,马未都看上了一尊辽代石佛,估价几千美元,想买回去装饰博物馆,心理价位是五万美元,结果成交价到了五六十万美元,他连“下一口”都叫不了。

“今年明显看得出来是个投资市场,收藏家给挤出局了。”马未都说。

“钱是一刻钟也不能歇着”

“拿到手里的东西一天不涨难受,两天不涨开始着急,三天不涨就转着弯地想出手了。”

“中国艺术品投资回报率在26%左右。”这是“收藏”圈子里的黄金公式。

在房地产和股市日益触到天花板以后,投资文化被认为是未来国家战略的重要一步。

一位看好文交所的研究者私下估计,上下五千年泱泱中华的文化理当价值500万亿美金,而据去年的统计数据,艺术的盘子才500个亿,抵不上一家中等的房地产公司。

此种背景下,深圳、上海、天津等地的文化产权交易所陆续上马。天津的艺术品股票化交易,这在中国是头一遭。

黄靖开始怀疑天津文交所是个骗子公司,3月中旬以来,上市规则变来变去,一会儿T+0(即时清算交割)一会儿T+1(隔日交割),准入门槛也从5万提到50万,“不过即使骗,也是骗后面的人”。黄靖直觉这是个投机的好机会,“捞一把就闪”。

“靠勤奋致富,那是30年前的事情,”黄靖说,“我资金一出来,就叫大家都买了白银,听我话的都赚了。简单地说,你投10万进去,5年后,你身家千万,这叫拉开贫富差距”。

“钱是一刻钟也不能歇着,我要保证每个月20%的利率,以后开公司,搞企业,打造属于自己的经济航母。”就盈利能力而言,黄靖已经把拿一两千月薪的同学远远抛在了身后。

华尔街有句古老的格言,贪婪和恐惧,这两种力量推动着市场。这年头除了工资,CPI裹挟着一切往上涨。求“增值”,这个字眼是人心所向。

在人民币收藏市场,领跑的是第一版人民币“牧马”,单张售价上百万。1962年的人民币“背绿”,也有币王的潜质。有票友为人民币写情诗,“一不小心爱上你纸醉金迷,背水枣红,大桥底下是江水湛蓝的透明,8050的墨绿,是我思念的岛屿……”

而当红的品种毕竟越来越少,于是越来越多从角落杀出的黑马。甚至1980年版10元人民币,尚未退出流通领域,一捆(1000张)能卖4万多,溢价3倍多。“抢不到盐,就抢咸菜呗,一个道理。”北京西城区一家钱币店老板说。

作为一个收藏界的“小散”(指业余收藏者),山东人王爱军的收藏对象是“龙钞”,2000年中国人民银行发行的塑料钞,面值100元。“龙钞”低迷了七八年,眼瞅着又一个龙年来临,是近期热门的“黑马”。

王爱军购回“龙钞”时,总是用至少30倍的放大镜逐寸观察票面有没有瑕疵;取“龙钞”时,总把手洗了又洗,先用毛巾擦,又找最干净的纸巾再擦一遍;包装时慎而又慎,包了一层又一层,缠一道再一道。感觉怎么都不放心,巴不得天天放怀里。

国家对房地产的管控日渐紧缩,2010年9月,王爱军一发狠,把手头的两百多万砸在“龙钞”身上。

一尘网论坛和QQ群里,尽管不少“龙友”激扬着文字讴歌龙钞的精美工艺和中国博大精深的龙文化,还开展了“我与龙钞”的征文大奖赛。当然,大家最最关心的,还是每天龙钞的价格走势图。“8000——7500——7500”,王爱军购入没几天,龙钞表现平平。

“拿到手里的东西一天不涨难受,两天不涨开始着急,三天不涨就转着弯地想出手了。”

“一半海水一半火焰”

“盛世收藏,乱世黄金”,现在是黄金也疯狂,收藏也疯狂,一半海水一半火焰……

有人认为,炒收藏利国利民:一者,炒收藏不比炒绿豆炒大蒜,无碍乎国计民生;二者,即便基于趋利目的,也能顺带让大伙主动关心文化事业。

也有人认为,这是彻头彻尾的泡沫,如同荷兰的郁金香泡沫,和日本上个世纪艺术品爆炒溃市一样。

不过,时至2011年4月,王爱军已经全然没有了去年的忐忑,单龙钞的价位到了2700元上下,双龙钞17000上下,怎么看都是稳赚了两三倍的买卖。

王爱军向龙友们转达了媒体采访这一利好信息。

QQ群里又沸腾了,“南方周末报道龙钞,双龙马上涨到两万!”

收藏界行情依然我行我素。邮友认为“邮市处于行情爆发的前夜”,海南黄花梨几乎被采购殆尽,在家具商的仓库里,只能看到像山药一样的弯曲小料,红木家具和翡翠开始溢价回收,国际拍卖场上,中国人出价过亿早已司空见惯。

刘平认为,现在的收藏市场是“百花齐放,百家争鸣”,“各种目的的人都有,这是炒家市场,送礼市场,也可能是企业的洗钱市场,都推高了这个价格。”在北京琉璃厂的老字号荣宝斋,东西比外面出一大截,直逼拍卖场,仍是宾客盈门。有藏友表示,此店乃达官贵人送礼所用,“有荣宝斋的发票,保真”。

“全民收藏,是一场灾难”,赝品满天飞,走私盗墓满天飞,研究收藏多年的学者吴树表示,“‘盛世收藏,乱世黄金’,现在是黄金也疯狂,收藏也疯狂,一半海水一半火焰,这究竟是盛世还是浮世?”吴树举例说,资本的追逐之下,真正有价值的文物也许正退居幕后。在天雅古玩城,“老东西都下架了,一件宋代越窑,卖不过一个翠镯子。”

2011年4月3日,潘家园。20年以前,这里曾是“捡漏”的天堂,是富人制造厂,批量缔造着收藏界一夜暴富的神话。而今,这里遍野的佛头、沉香、元青花,甚至还有创造拍卖史记录的“鬼谷子下山”,小贩们继续神秘而绘声绘色地讲述走私转内销的段子,但资深藏友们早对潘家园绝望,时至流水作坊前赴后继的今天,这些成倍增长的瓶瓶罐罐都无非赝品、赝品、赝品。

场中央的一个铺位上,东北口音的女掌柜正热情地吆喝独家的贝壳化石,小拇指大小的摆了黑黝黝一摊子

“这是做什么的?”游客问。

“收藏呗,这玩意儿能增值。”女掌柜指着这一大堆小山似的泥巴块,像指着又一片汪洋的蓝海。

海绵拖把图片

温度校验仪表价格

电脑主板价格

品牌形象策划批发